三思而行
光明使者
光明使者
  • UID1126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22583
阅读:0回复:0

网恋如此美丽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9-02-13 02:03


    
    
    网恋如此美丽
      
    
      紫玉是个胖胖的可爱女孩,有着大大的杏仁眼,长而弯的睫毛,红润白嫩的小圆脸。
      认识紫玉,我还是校文学社的社长,管着全校几百号社员,肩负着每学期要出几千份杂志的重任,忙的昏天黑地。
      那天,刚从邻校参加完文学联谊会回来,背着个大挎包风风火火往教室冲,在走道拐弯处,一位胖胖的女孩以比我还快的速度从楼梯上蹦下来,差点撞在我身上。
      “社,社,社长,总,总算等到你了,我,我……”女孩喘着粗气白癜风的症状,红朴朴的脸蛋可爱极了。
      “等我?别急,慢慢说!”我莞然而笑。
      “我,我叫紫玉,计算机系大一的,我想加入文学社,可以吗?”紫玉用胖胖的小手揉揉皱皱的鼻子尖,嘴角上翘,露出灿烂笑容,接着又道:“我看过你的演讲,你穿白色长裙的样子很古典,我喜欢。”还吐吐舌头,大大的眼眸亮亮的。
      我立即喜欢上这个单纯的女孩,接过她递来的简历翻了翻,二话不说同意她入社。
      与紫玉的友谊就这样开始了。
      其实,紫玉的文章写的并不很好,但字里行间流露的感情很丰富和细腻,小脑瓜装满了稀奇古怪的幻想,喜欢她那种自然而纯净的文风。
      于是我常打趣:“紫玉,想白马王子想疯了吧?”
      “姐姐又笑话我了。”紫玉总是嘻笑着回应,澄净的瞳仁清澈如水。
      我在校外有一间画室,租的。
      
      我喜欢安安静静呆在自己的小屋里画画,写作,最重要的是我喜欢研究美食的做法,也喜欢享受美食,
      
    每天做点可口的饭菜慰劳自己,没有比这更惬意了,我还在画室外面挖了一块地,种了些小治好白癜风需要多少钱白菜,在喧闹的城市边缘享受田园生活,过的悠然自得。
      然而,自从认识紫玉,我的宁静生活算是彻底结束了。
      
      几乎每个周末,紫玉都会跑到我的小屋来,整天象只叽叽喳喳的小麻雀说过不停。我的饭桌也多了一副碗筷,紫玉对我做的每道食物都赞不绝口,吃的津津有味。
      有时玩的太晚,紫玉便和我挤在画室的铁架床上睡。
      
      两个女孩躲在被子里,紫玉的话总是特别多,兴奋的向我描述着梦想中白马王子的模样,不是如童话故事里一样从天而降,就是在浪漫的雨中梦一样的邂逅,好几次都让我忍俊不禁,笑痛了肚皮。
      每每此时,我总会摸着她的脑袋嗔笑治疗白癜风的医院:“你呀,真是个爱做梦的小女生,倒要看看你将来遇上什么白马王子,可别是白马王子的师兄猪八戒从天上掉下来哟!”
      紫玉微笑,翻过身两手托腮,又沉入到美妙的梦想中去了。
      
      我摇摇头哂笑,关灯睡觉。
      有一天,紫玉很认真对我说:“姐姐,我们结拜姐妹吧,我很想要一个姐姐的!”
      我笑着应道:“好啊,正好我也没妹妹!”
      其实,我在心里一直把紫玉当亲妹妹看待,喜欢轻捏她白白胖胖的小圆脸;喜欢听她甜甜的叫我姐姐;喜欢看她娇笑着,如同一只快乐的蝴蝶在我的屋前飞来飞去。
      一次周末,我正在小屋画画,紫玉来了,身后跟着个帅帅的高个子男生。
      
      紫玉说男生叫蓝越,是他们的班长。
      
      蓝越笑着叫了我一声姐姐,显得有点害羞,非常阳光的脸上有着两个深深的酒窝,和紫玉一样可爱。
      有客降临,自然要做饭招待,与紫玉蹲在水池边洗菜,我朝坐屋里看书的蓝越呶呶嘴,悄声问:“乖乖向姐姐坦白,是不是你男朋友?”
      紫玉贼头贼脑瞄了眼蓝越,小脸红了红,扭扭捏捏小声回答:“人家还没有答应他呢!”
      我哈哈大笑,引得蓝越放下书本朝我们走过来。
      
      我故意暧昧的对着紫玉笑,还眨了眨眼。
      
      紫玉伸出拳头轻轻捶我的胳膊,满脸通红啐道:“姐姐真讨厌,敢笑话我!”
      蓝越也蹲下身子帮我们洗菜,很亲热的叫着姐姐,嘴比紫玉还甜。看得出,蓝越很喜欢紫玉,看紫玉时的目光充满了柔情……
      从那后,我的小屋又多了位成员。
      蓝越成了紫玉的尾巴,两个小家伙常在我屋前追逐嘻笑,空气中全是快乐的味道。有时蓝越找不到紫玉,也会直接到我的小屋等她。
      一个是阳光帅气, 一个是纯真无瑕,好一对金童玉女!
      紫玉悄悄给我说,蓝越成绩很好,每次考试在他们系都是名列前茅,各种大小奖更是获了不少。紫玉还说蓝越的足球也踢的很棒,在球场上驰骋的样子简直帅极了,还是他们系足球队的主将呢。
      
      紫玉两眼发亮,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光芒,看来这丫头是真的爱上蓝越了,还死鸭子嘴硬不承认。
      
      我暗笑,故作认真问道:“那你是不是正式接受人家了?”
      
      “嗯!谁叫他老缠着人家问呢,我只好答应他喽!”紫玉羞答答点了点头,脸红的如同熟透的苹果,眼里尽是笑意。
      我大笑,真不知道蓝越给她灌了什么汤,整天想着浪漫邂逅的小女生就这么在一份平凡的爱情面前低头了。看着她羞怯怯的模样,我突然发现这个平时嘻嘻哈哈的小女生不知什么时候也变的这么柔情似水了,难道真是爱情的力量?!
      “既然蓝越这么优秀,你可要好好向人家学习哦,你们都大二了,马上要英语过级,你可得加把劲啊!”我善意提醒,怕她坠入爱河忘了学习。
      “嗯,我会努力啦,姐姐放心,我每次都考的不错的!”紫玉鸡啄米似点着头。
      没过多久,我们班外出搞毕业考察,顺便组织最后一次野外写生,一走就是一个月。
      
      从风景迷人的桂林转到经济繁华的广州,一路欢声一路歌,旅途甚是愉快,偶尔我也会想起紫玉,小丫头不知道我外出了,会不会天天去敲小屋的门呢?
      
      于是,心里跟着多了一丝牵挂……
      考察期很快过去,我向老师请假,在广州舅舅家又多呆了一个月,回来的时候在校门口遇上蓝越,似乎瘦了些,神色不太好,独自站在那儿发呆,曾经阳光的脸上满是落寞。
      “呀,姐姐你去哪了?我到处找你呢!”原想悄悄走到蓝越面前吓吓他,没想到被他先发现了,惊喜的朝我走了过来。
      我心里暗自一沉,脱口问道:“怎么?紫玉出事了?要不你小子不会找我吧?”
      蓝越叹了口气,伸手取过我背上的行李包,转身就走。
      我急了,赶上几步拽住他的胳膊,连珠炮似发问:“快告诉我啊,是不是紫玉出事了?出什么事了?天哪,我才走了两个月,你们两个小家伙就弄出事,我真要被你们活活气死了!”
      
      忽然发现,那个大眼睛爱浪漫的女孩,我视若亲妹妹的可爱家伙,无形中已在我心中占了极重要的位置。
      “姐姐,回你的小屋再告诉你吧!”蓝越只是叹息,满脸的郁闷。
      “那好吧,我们快点走!”
      蓝越坐在我小屋的靠椅上,低着头,两只手互相绞着,样子甚是烦恼,好一会才抬头望向我,用低沉的声音诉说着我离开后这两个月所发生的事……
      原来我走之后,紫玉和蓝越到我小屋找过我几次没找着,后来又找我们隔壁班的同学问,才知道我外出写生了。
      紫玉无聊,天天去我的小屋前晃悠,盼着我早点回。
      
      蓝越为了哄她开心,便带她去网吧上网,谁知道满脑子稀奇古怪念头的小丫头,一脚跨进那张网里就出不来了,一下课便往网吧窜,和那些天南地北搞不清是男是女的虚拟人物聊的不亦乐乎。被对方几句甜言蜜语哄的晕头转向,再次勾起了白马王子的梦想,身边整天同坐一间教室,同进一个食堂的蓝越早成了凡夫俗子,被她抛到了九宵云外。
      蓝越发现苗头不对,试图将她拉离网络,都遭到她严词拒绝,还说他不疼她,不尊重她的爱好,依然我行我素。后来干脆课也不想上了,经常逃课上网,有时还会在网吧泡通宵,生活费都花在了网上,啃个面包就算打发一餐。
      蓝越看她陷的越来越深,很是为她担心,软硬兼施,用了很多方法想让她重新将心放到学业上,却换来她劈头盖脸的责骂。最后一次争吵中,紫玉愤怒向他提出分手,说自己已爱上别人,无法再爱他了。
      
      蓝越痛苦不堪又无可奈何,只好每天到我的小屋和文学社办公室找我,希望我能回来劝住紫玉……
      我听完抽了口冷气,没想到短短两个月会发生这些事情。
      蓝越伤感的说道:“姐姐,帮帮我,我真的很爱紫玉!”忧郁的面容,无助的眼神,看的我心里阵阵泛酸。
      我不停安慰蓝越,乏力的语言连自己都觉的免强,我不知道能不能帮到这个痴情的男生,能不能将我那可爱的紫玉妹妹拉回到现实中来,这张网,究竟有多大的魔力,竟把一个人改变的这么快速,这么彻底? 西宁最好的白癜风医院
      随便做了些吃的,味同嚼蜡,蓝越更是心事重重,毫无胃口。
      
      我丢下碗筷,催蓝越赶紧带我去找学校找紫玉。
      
      蓝越说紫玉不会在学校,起身将我带到附近一家网吧,掀起门口的布帘看了一眼,说紫玉在里面,随即迟疑道:“姐姐,我不进去了,免得她看到我又生气!”
      我默默望着这个面容憔悴的男生,心里更酸了,谁说只有女子为情苦?
      紫玉正在电脑前正襟危坐,脸上挂着甜蜜的笑意,十根葱葱纤指在键盘上狂乱飞舞,与网友聊的正欢!
      我站到紫玉背后,伸出手拍拍她的肩,没有反应。等了几分钟,我双手捧住她的脸,用力扭了过来,直瞪着她的眼睛。
      
      紫玉显得很吃惊,呆了呆,仿佛刚从梦中惊醒,尖叫一声跳进来抱着我大笑:“姐姐,你回来了,我想死你了!”
      “还知道想我啊,哄我的吧?”我笑着调侃。
      “姐姐,我有好多话要给你说哦,来,坐这儿!”紫玉忙不迭从旁边拉过一条凳子,把我按下去,自己又坐到电脑前。
      “姐姐,你看,这个人,就是我在网上的男朋友,还是个白领哦,北京的,我梦想中的白马王子!”紫玉一脸的神采飞扬。
      我一看,QQ上一个帅帅的男孩头像,昵称“都说我太帅”,老天,这么俗的网名居然出自白领?哭笑不得加重语气道:“不是吧?这就是你的白马王子?那蓝越呢?”
      “他?早分手了,木头一个,看着就烦,哪有我的白马王子浪漫!”紫玉撇撇嘴,手指快速跳跃,一边打字,一边叽叽喳喳和我聊着她与那个帅哥的浪漫趣事,连笑带说,非常幸福的样子。
      我不禁迷糊了,爱着一个虚拟的昵称,难道真这么如沫春风神魂颠倒吗?
      聊了半天,“都说我太帅”终于下线。
      
      我长舒一口气,强行将紫玉拉离网吧。远远的,那边梧桐树下站着蓝越孤独的身影。
      走进我的小屋,紫玉还在满脸喜悦向我诉说她对网络男友的爱恋,在她满脑子幻想中,那个QQ背后的男人简直十全十美,仿佛从古希腊传说中跳出来的梦幻王子……
      我提醒紫玉不要被骗了,也不要沉迷到虚幻的网恋不可自拔,会害了自己的,并询问她这两个月学习情况如何。
      
      紫玉如同做错事的孩子,满脸羞愧低下头。
      
      我很想训斥她几句,可看着她因天天啃面包上网而瘦了不少的身子,叹叹气打住了。
游客

返回顶部